高三长弧qwq

咸鱼+叶粉
还有傲娇控
不定时产粮orz慎关
墙头很多
在墙头间来回试探

【邱蔡】飞花入怀

小甜饼一个~
嗯嗯给蔡蔡扔花花的小故事xd
私设蔡蔡对嗯嗯有小小的爱慕之情w
可以的话,来吃个甜饼呀!

  
   所谓愁思漫漫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  初春时盛开的桃花已然败落,昔日的嫩芽翠叶也已郁郁葱葱。
 
  梅雨时节的金陵,黏黏腻腻,总是让人胸闷气短。

  蔡居诚疲惫的瘫在床榻上,湿热的空气让他心情欠佳,不爽的打了个哈欠后,刚想闭上眼睛,躲进梦里,逃避这烦人的尘世和叽叽喳喳的少侠时,一束艳桃,不偏不倚,砸了他满脸。

  ……!!!!
 
  蔡居诚愤然起身,走到窗边,往楼下看去,是谁那么大胆,敢欺负到他头上来。

  令他失望的是,楼下空无一人,仅留下成片的桃花,摆成了一颗粉嫩嫩的心。

  晚春初夏,鲜花早就枯的枯,败的败了,往往是踏遍花田,也只能寻来那么寥寥几支。

  怕有是那个无聊没事干的少侠吧,蔡居诚扶额,盯着那桃花,叹了口气,向梁妈妈赊了个白玉瓶子,把那支艳桃放在窗口。
 
  桃花艳丽明亮的颜色,到是把闷热驱散了几分。

   蔡居诚盯着那艳桃许久,终是露出了一个苦笑。

   他也曾意气风发,也曾飞花入怀。

   只不过那是他正当少年,一身傲骨,英姿飒爽,入他怀的飞花,承载的是他人羡艳与倾慕。
 
   而不是,赏赐给金陵花魁的一抹春色。
 
   蔡居诚万万没想到,连续几天都有人给他送来飞花。

   三天的花还不重样,第一次是艳桃,第二次是水灵灵的木芙蓉,第三次是华美的广寒仙。
 
“咔啪”蔡居诚冷笑着捏断了一花枝,他到要看看,哪里来的闲人,专程来看他笑话。
 
“居诚啊,有人找你!”梁妈妈的娇笑从门外传来。
 
“让他滚!”蔡居诚正在气头上,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来撞他的枪口。
 
“师……师兄……”萧居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“不要生气嘛,是我啊。”
 
“……你来干什么,武当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,这点年纪,毛都没长齐,就敢来这种地方了?快回去!”
 
  被蔡师兄怼了一顿的萧居棠不为所动的笑了笑,“师兄,我听闻最近总是有人给你送花……”

  话音未落,便是一白瓷茶杯迎面而来。
 
“滚!你怎么知道的!”蔡居诚气急败坏,凶狠的瞪着萧居棠。
 
“咳咳,福生无量天尊,师兄莫急,我来此处就是想告诉你解决这件事的方法。”萧居棠熟稔的躲过那盏茶杯,挥了挥拂尘,江湖段子手姿态尽显。
 
“传说,有一对师兄师弟……”
 
   师兄是天之骄子,光芒万丈,师弟是刚入门的弟子,对师兄极为仰慕,而随着时间推移,这分仰慕也就成了爱慕,师弟不善言辞,满腔爱意不只如何抒发,只得每日给师兄悄然送上一支鲜花,以表心意。
 
   师兄对师弟也是有意,可迟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情意。师弟辛苦暗恋多年,好在师兄最终知晓了他的情意,有情人便终成眷属。
 
“……综上所述,一定是有人暗恋师兄,才借此发来表达心意。”萧居棠严肃的说,“师兄只要守株待兔,变定能抓到他。”
 
“什么玩意儿。”蔡居诚不屑,挥挥手,十分嫌弃的赶人出门“滚吧滚吧我知道了。”

   他可没有这样的小师弟,有的只是一个大木头棍子邱居新。

   蔡居诚辗转反侧,思绪万千,到了深夜才堪堪入眠。

 
   这一夜,蔡居诚便梦见了一支粉桃。
 
   从远处飞来,直直落入他的怀里。

  “这是何处?”蔡居诚看飞花来时的方向,见一女子掩面娇笑。

  “师兄……师兄?”他身后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,虽稚嫩,但也透露着一股子冷然。
 
   是邱居新,他蔡居诚绝不会听错。

“师兄,为何……那些女子要送你花呢?”

   是一个明显比他矮半个头的邱居新。

   啊,他忆起来了。
  
   是那年花朝节,他和刚入门的小师弟下山游历,正好赶上了着热闹的庆典。

   那时他的邱居新还很亲密。蔡居诚乐得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师弟,邱居新也表现出了对他这个师兄的依赖。
 
  “这……飞花入怀,情意亦入怀。”

  那时的蔡居诚笑若暖阳,揉了揉自己小师弟的头,打了个趣“师弟若是也心悦于我,不妨赠我支飞花啊?”

  “嗯……”小小的邱居新重重的点了点头,脸颊有些微红“那若是我送飞花给师兄,师兄可不可以……就不收那些姑娘们的花了呢?”

    梦醒,三千桃花刹那间散去,便无那时的无忧少年。

    晨日刚出,是搞事的好时机。

    亦是他蔡居诚抓人的好时机。
 
    蔡居诚翻身下床,飞快的穿好衣服,溜下二楼,躲在自己窗前的一个假山后面。

   今天看你还跑不跑的掉。

   不过一刻钟,便来了一个黑衣人。

   那人抱着一堆粉粉嫩嫩的鲜花,放在了蔡居诚的窗下,又盯着那花许久,终于从里面跳出了最妖艳的一支
 
   犹豫的看了看蔡居诚打开的窗,手一发劲,把那花扔了进去。

  ……趁着那人刚想溜之大吉,蔡居诚窜了出来,一把扯掉了那人的面纱。
 
  一张俊脸,冷冰冰的俊脸。
 
  一张他打死都不会忘记的脸。
 
  一张他往昔爱之怜之,现在朝思暮想又恨之入骨的俊脸。
 
  “邱居新,你……”蔡居诚恶狠狠的吼道“你真是无聊,每日都得来看我笑话不成?”

   蔡居诚抬起手,对这那张脸就是一通蔡式喵喵拳。

  “……师兄”邱居新突然笑了笑,握住了蔡居诚佯装要打他的手。

  那张俊脸极速放大。
 
  “唔……邱居新你干什么?”

   以吻封缄。

   唇齿交接,情意渐浓。
 
“师兄不讨厌我吧。”邱居新轻轻的吻着蔡居诚的耳侧。

  “胡说……我……”蔡居诚面色绯红“你这个登徒子……我……哼。”

  “没事,我可以慢慢等……”邱居新突然笑了,“师兄这么好的人,哪能这么容易就追到手呢?”

   寒冰消融,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暖人的温度。

  蔡居诚看着那笑容,有点发愣。

“谁便你。”蔡居诚扭过头,“看你表现吧。”

  暖风拂来,吹起桃花两只,带走了愁丝的黏腻扰人。

  所谓情丝漫漫

  亦如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  甜在身边,怎么挥也挥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萧·狗头军师·居棠:不容易啊,我做这么多铺垫,嗯嗯师兄终于给力一次了。

蔡居诚:……果然,邱居新,你给我打他。

邱居新:嗯。

萧·被卖了·居棠:???????

 

  
 

 

评论(23)

热度(1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