🍃螺旋上天灵君君🌟

咸鱼+叶粉
还有傲娇控
不定时产粮orz慎关
墙头很多
在墙头间来回试探

【all叶】搭档(伞周叶间的复杂爱情故事)


  伞哥死亡预警

  伞修有双向暗恋

  大概雇佣兵paro

  周周花式撬墙角

  和谐产物走外链

“叶修,你看清楚,现在和你搭档的人是谁。”

  “我是不会输给一个过去式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马丁靴踏在金属地板上的声音很特殊,也很响亮。

特质烟的味道慢慢散开,而后充斥着整个大厅。像是宣告着某个人的到来。

  “任务完成。”充满磁性的声音夹杂着笑意又混着烟味,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觉。

  空气突然死一般的沉寂——然后是震耳欲聋的欢呼!

  “奇迹,这真是奇迹。”登记处的姑娘因兴奋而泪流满面,“我本以为秋木苏走了之后这任务就完不成了,叶秋,您不愧,不愧是NO.1!”

  视线因泪水而模糊的姑娘并没有发现,在她说出秋木苏这个名字的时候,面前男人的笑容停顿了一下,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腕,但这仅仅是一瞬间,快到几乎没有人可以察觉。

  几乎没有不代表全部没有,总有人能发现这样下意识的小动作——只要你足够了解他并且只看着他。

  周泽楷就是这么一个人。他站在一旁观察很久了,那个寡言少语的青年依旧紧抿着嘴,盯着叶修的,眼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 他发现且确定,叶修远没有看起来这么从容。

  叶修在腰部绑了一件外套,明显是想掩盖什么,而且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早就进了周泽楷的鼻子。

  他可是叶修的现任搭档,这点把戏拦不住他。

  果不其然,叶修在和接待人寒暄几句后,就离开了,离开的方向周泽楷心知肚明。

  叶修的专属休息室,以前是和苏沐秋共用,现在——是和自己。

  周泽楷趁人群不注意,一个闪身,走向叶修的休息室。

 

  刚刚关上休息室的门,叶修便顺着墙滑倒在地上,痛苦的蜷起身子。

  颤巍巍的解开衣服,一条翻着血肉的疤痕横穿了整个腰部,旁边还分布着子弹的擦痕。

  这个任务太艰巨了,自己活下来真的是个奇迹。叶修想着,把右手的袖子撸上去,露出一个红色的手链。

  红色的链子泛着金属特有的银光,还坠着一把伞和一片小小的红枫叶。

  “沐秋……”腰上的伤口疼的厉害,叶修也管不上包扎处理,只是怔怔的看着那小小的伞,“我本想打那混蛋三十七枪再了解他的性命,但我好像没忍住……”

  叶修看着自己湿润的裤子,一半是血,一半是泪,“我打了他不知道多少下,我没数,你数了吗……你一定数了。”

  苏沐秋是最适合自己的狙击手,他俩是最佳拍档,默契队友,同时有着最甜蜜的——暗恋。

  叶修年轻的时候对那些情啊,爱啊的一点都不感冒,每天都在任务、游戏、调侃苏沐秋这三件事里乐此不疲。他和苏沐秋的关系很亲密,亲密到只要有谁开口说出那三个字,就成为老夫老妻了。

  可惜叶修懵懂,只把这种感情当做是亲人之间的相互依靠,扶持,要不依他的性格,早就大大咧咧的宣之于众。

  苏沐秋这人平日里动手动脚看似皮的不行,一到关键时刻就怂的一批,那三个字吞吞咽咽了好几回,都没能脱出口。他也没多在意,毕竟当时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——自认为有很多的时间。

  直到本该在后面掩护他的狙击手苏沐秋第一次冲到了他的前面,挡下来本该射穿叶修脑袋的子弹。

  苏沐秋也不愧是苏沐秋,在被击中的时候还硬生生开了个烟雾弹。

  “快走!”苏沐秋推了叶修一把,那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腔,每说一句话都是刺骨的疼。

  “我不!”叶修一向识大局,优柔寡断一类的词几乎不能和他挂上一点边,这样的任性还是第一次,“要走一起走!”叶修眼神坚定,“要死一起死!”

  “你傻啊!都死了资料怎么带回去!”苏沐秋笑骂,“你先把资料车上,快去快回,回来我们再一起同生共死。”

  叶修将信将疑,苏沐秋看见他目光里的不信任,又笑道:“阿修你想什么呢,信不信你苏哥哥了?我们的默契的信任都被小点吃了啊?”

  “切。”叶修被苏沐秋气笑了,“你等着,不许乱来啊。”说完极速跑向车子的所在地。

  要是那个时候没回去多好啊。叶修看着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,意识有些模糊。

  爆炸的轰鸣,扑面而来的气浪,和苏沐秋最后吼的三个字。

  刻骨铭心,像把叶修的心整个挖出来,刻上字,再重重的塞回去。

  “苏沐秋……”

  叶修轻轻叫着这个名字,像一个无助的孩子,“我好冷……”

  “当然冷,这么深的伤口不处理,血都快流光了。”周泽楷凉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前辈为什么不好好爱护自己。”

  “唔……小周。”叶修撑起眼皮,昔日乖巧的后辈现在却一脸怒意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 “我怎么来了。”周泽楷慢慢重复,“前辈,你现在是我的搭档,我自然要关心。”

  “而且……”周泽楷突然露出一个略带羞涩的微笑,“算了,先处理伤口。”

 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叶修抱起,放在一旁的床上,看了看那狰狞的伤口,一双剑眉紧紧的皱成一团,“怎么弄得。”

  “七八个人,我应付不过来,才挨了这刀。”叶修勾起一抹嘲讽微笑,抬头看向周泽楷,却一下撞上了他严肃而愤怒的眼神。

  “乱来。”周泽楷移开视线,“我要消毒了,可能有点痛,前辈忍着点。”
 
  “小周你尽管弄,我这人皮糙肉厚……嘶!”叶修的脸因痛苦扭成一团,“这是有点痛吗,你怎么也学会骗人了。”

  周泽楷处理伤口的手顿了顿,“疼……以后就注意点。”

  “叶修前辈可以带着我的。”周泽楷看向叶修,眼里闪着晦暗不明的光,“我们是搭档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闻言,愣了一会,又低低的笑了。

  “谢谢你,小周,这是最后一次了,下次我一定带你……”叶修用时着住眼睛,“这是最后一次了……”

  苏沐秋永远的走了,叶修豁出去大半条命报了仇,也把苏沐秋永远的刻在了心上。

周泽楷看着突然沉默的叶修,勉强笑了笑,“好了,前辈,伤口处理完了。”说完用手顺着叶修的发丝轻抚,“前辈先睡一觉吧……”

  “可是……衣服……”叶修本来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现在好不容易放松了,也自然感到了疲累。

  “我来换。”周泽楷抱起叶修,直径走向自己的房间,“前辈安心睡吧。”

  叶修闻言,便不再坚持,头一歪,就倚着周泽楷的胸膛沉沉睡去。

  “都已经过去了。”周泽楷笑了笑,露出一估股子罕见的少年桀骜来,苏沐秋的时代,已经过去了。
 
  现在能站在叶修背后的人,是自己。

 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周泽楷睡在同一张床上,面对面那种,自己的脚还自在的放在周泽楷的腰上。

  自己不会压了他一整晚吧……叶修有些尴尬,悄悄的把脚拿了下来,准备趁人睡觉的时候溜之大吉。

  “醒了?”周泽楷突然拽住叶修的手,用力往下一拉,“前辈要好好休息,再睡一会。”

  叶修被周泽楷连拉带拽的,最后整个人被圈进了怀里。

  “等等,小周这个姿势……”叶修挣扎,这距离太近了,近到周泽楷的鼻息有一下没一下的骚动辄自己的颈窝。

  “困。”周泽楷小声喃喃,“一起睡。”

  说完更变本加厉的把头埋在叶修的颈窝,睡了过去。

  昨天自己好像是挺麻烦人家的,叶修看着整个人都恨不得贴上来的周泽楷,叹了口气,自己当个抱枕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 “跟个小奶狗一样。”叶修轻笑,便任由周泽楷抱着了。

  听见这话的周泽楷悄悄勾起了嘴角。

  是小奶狗还是大尾巴狼,谁知道呢。
 

  叶修因为养伤,再加上周泽楷近日的严加管教,安分了几天,终于按捺不住了,站在大厅的悬赏傍前沉思。

  安分是不可能安分的,没事干的日子使叶修头秃。

 
  “哟,叶神啊。”前台的姑娘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,“看看这个,特地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 叶修了然,“谢谢。”他就知道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 “叶神又一个人单干啊。”姑娘竖起大拇指,“厉害。”

  叶修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 虽然答应了周泽楷下次一定带上他,但是——这件事还是自己解决为好。叶修疲惫的叹了口气,揉揉眼睛,拐弯处的金属墙壁映出一个气色不太好的男人。

  自己真的憔悴了很多。苏沐秋走了之后,叶修以泡面度日,一是忙着筹划给苏沐秋复仇,二是找不到什么做饭的意义。

  自己一个人又什么好做的呢,虽然这种情况再周泽楷来了之后有所好转,但过度的劳累和大量的吸烟还是让叶修的身体不堪重负。

 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叶修心不在焉的走过拐角的一瞬间,手腕被人抓住,重重往墙上一压。

  那人的膝盖卡在叶修两腿之间,另一只手扶在了自己的腰上。

  “谁啊?搞偷袭啊。”叶修定神一看,那张脸逆着光,微长的刘海盖住了他脸上的表情,却盖不住这人所散发出的强大威慑力与滔天的怒火。

  “前辈,你食言了。”

  显而易见,是周泽楷。

  “小周你……”叶修自知愧对周泽楷,刚想说点什么,周泽楷松开了禁锢这他手腕的手,移到了自己嘴边。

  那只手修长,还带着练枪留下的老茧,有点扎肉,但并不让人讨厌。

  前提是这只手的手指没有伸进他嘴巴里。

  “你答应过我的。”周泽楷亲了亲叶修的额头,右手在叶修嘴里玩弄着他的舌尖。

  “食言,要罚。”抽出手指,拉出一条亮晶晶的银丝,看着叶修因缺氧而发红的脸,周泽楷由衷的赞叹,

  “前辈,你现在很诱人。”
 
  刚刚叶修和前台姑娘的谈话,周泽楷一直在旁边听着,也注视着叶修的每一个表现,叶修的默认是一击重拳,狠狠的熄灭了自己眼中的希冀。

  果然,如果不砸碎他的过去,自己永远也只能是一个后辈,顶多是一个有点特殊的后辈,但这不是他周泽楷想要的,他想要的,是唯一。

  是叶修唯一的信任,也是叶修唯一能托付后背的最佳拍档。

  苏沐秋只是一个过去式,这个过去式不能纠缠叶修的一生。

  他值得更好的,周泽楷有这个自信,自己会比苏沐秋更适合叶修。

  周泽楷的嘴唇很凉,贴近的时候,还氤氲着sauvage侵略又夹着微甜的气味。

  唇齿交接,周泽楷吻的很用力,一只手摩挲这叶修的下巴,另一只手紧紧的箍这叶修的腰。

  “唔……等等……”叶修不停挣扎,但他毕竟受制于人,而且初次接吻的异常火辣让他大脑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,生理性的泪水晕湿了眼眶,这导致所有的反抗都软弱无力,更像是恋人间的调情。

  叶修青涩的反应让周泽楷满意,这明明白白的昭示着他是叶修第一个,也会是唯一一个男人。

  一吻结束,叶修迅速撇开脸,“够了……周泽楷,你给我冷静点!”

  “这远远不够,前辈。”周泽楷摇摇头,厮磨着叶修微红的嘴角。

    周泽楷把叶修打横抱起,“这里不方便,我们去里面。”

 
点我看小周吃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说实话起一次写肉,慌得一批。

【邱蔡】飞花入怀

小甜饼一个~
嗯嗯给蔡蔡扔花花的小故事xd
私设蔡蔡对嗯嗯有小小的爱慕之情w
可以的话,来吃个甜饼呀!

  
   所谓愁思漫漫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  初春时盛开的桃花已然败落,昔日的嫩芽翠叶也已郁郁葱葱。
 
  梅雨时节的金陵,黏黏腻腻,总是让人胸闷气短。

  蔡居诚疲惫的瘫在床榻上,湿热的空气让他心情欠佳,不爽的打了个哈欠后,刚想闭上眼睛,躲进梦里,逃避这烦人的尘世和叽叽喳喳的少侠时,一束艳桃,不偏不倚,砸了他满脸。

  ……!!!!
 
  蔡居诚愤然起身,走到窗边,往楼下看去,是谁那么大胆,敢欺负到他头上来。

  令他失望的是,楼下空无一人,仅留下成片的桃花,摆成了一颗粉嫩嫩的心。

  晚春初夏,鲜花早就枯的枯,败的败了,往往是踏遍花田,也只能寻来那么寥寥几支。

  怕有是那个无聊没事干的少侠吧,蔡居诚扶额,盯着那桃花,叹了口气,向梁妈妈赊了个白玉瓶子,把那支艳桃放在窗口。
 
  桃花艳丽明亮的颜色,到是把闷热驱散了几分。

   蔡居诚盯着那艳桃许久,终是露出了一个苦笑。

   他也曾意气风发,也曾飞花入怀。

   只不过那是他正当少年,一身傲骨,英姿飒爽,入他怀的飞花,承载的是他人羡艳与倾慕。
 
   而不是,赏赐给金陵花魁的一抹春色。
 
   蔡居诚万万没想到,连续几天都有人给他送来飞花。

   三天的花还不重样,第一次是艳桃,第二次是水灵灵的木芙蓉,第三次是华美的广寒仙。
 
“咔啪”蔡居诚冷笑着捏断了一花枝,他到要看看,哪里来的闲人,专程来看他笑话。
 
“居诚啊,有人找你!”梁妈妈的娇笑从门外传来。
 
“让他滚!”蔡居诚正在气头上,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来撞他的枪口。
 
“师……师兄……”萧居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“不要生气嘛,是我啊。”
 
“……你来干什么,武当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,这点年纪,毛都没长齐,就敢来这种地方了?快回去!”
 
  被蔡师兄怼了一顿的萧居棠不为所动的笑了笑,“师兄,我听闻最近总是有人给你送花……”

  话音未落,便是一白瓷茶杯迎面而来。
 
“滚!你怎么知道的!”蔡居诚气急败坏,凶狠的瞪着萧居棠。
 
“咳咳,福生无量天尊,师兄莫急,我来此处就是想告诉你解决这件事的方法。”萧居棠熟稔的躲过那盏茶杯,挥了挥拂尘,江湖段子手姿态尽显。
 
“传说,有一对师兄师弟……”
 
   师兄是天之骄子,光芒万丈,师弟是刚入门的弟子,对师兄极为仰慕,而随着时间推移,这分仰慕也就成了爱慕,师弟不善言辞,满腔爱意不只如何抒发,只得每日给师兄悄然送上一支鲜花,以表心意。
 
   师兄对师弟也是有意,可迟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情意。师弟辛苦暗恋多年,好在师兄最终知晓了他的情意,有情人便终成眷属。
 
“……综上所述,一定是有人暗恋师兄,才借此发来表达心意。”萧居棠严肃的说,“师兄只要守株待兔,变定能抓到他。”
 
“什么玩意儿。”蔡居诚不屑,挥挥手,十分嫌弃的赶人出门“滚吧滚吧我知道了。”

   他可没有这样的小师弟,有的只是一个大木头棍子邱居新。

   蔡居诚辗转反侧,思绪万千,到了深夜才堪堪入眠。

 
   这一夜,蔡居诚便梦见了一支粉桃。
 
   从远处飞来,直直落入他的怀里。

  “这是何处?”蔡居诚看飞花来时的方向,见一女子掩面娇笑。

  “师兄……师兄?”他身后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,虽稚嫩,但也透露着一股子冷然。
 
   是邱居新,他蔡居诚绝不会听错。

“师兄,为何……那些女子要送你花呢?”

   是一个明显比他矮半个头的邱居新。

   啊,他忆起来了。
  
   是那年花朝节,他和刚入门的小师弟下山游历,正好赶上了着热闹的庆典。

   那时他的邱居新还很亲密。蔡居诚乐得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师弟,邱居新也表现出了对他这个师兄的依赖。
 
  “这……飞花入怀,情意亦入怀。”

  那时的蔡居诚笑若暖阳,揉了揉自己小师弟的头,打了个趣“师弟若是也心悦于我,不妨赠我支飞花啊?”

  “嗯……”小小的邱居新重重的点了点头,脸颊有些微红“那若是我送飞花给师兄,师兄可不可以……就不收那些姑娘们的花了呢?”

    梦醒,三千桃花刹那间散去,便无那时的无忧少年。

    晨日刚出,是搞事的好时机。

    亦是他蔡居诚抓人的好时机。
 
    蔡居诚翻身下床,飞快的穿好衣服,溜下二楼,躲在自己窗前的一个假山后面。

   今天看你还跑不跑的掉。

   不过一刻钟,便来了一个黑衣人。

   那人抱着一堆粉粉嫩嫩的鲜花,放在了蔡居诚的窗下,又盯着那花许久,终于从里面跳出了最妖艳的一支
 
   犹豫的看了看蔡居诚打开的窗,手一发劲,把那花扔了进去。

  ……趁着那人刚想溜之大吉,蔡居诚窜了出来,一把扯掉了那人的面纱。
 
  一张俊脸,冷冰冰的俊脸。
 
  一张他打死都不会忘记的脸。
 
  一张他往昔爱之怜之,现在朝思暮想又恨之入骨的俊脸。
 
  “邱居新,你……”蔡居诚恶狠狠的吼道“你真是无聊,每日都得来看我笑话不成?”

   蔡居诚抬起手,对这那张脸就是一通蔡式喵喵拳。

  “……师兄”邱居新突然笑了笑,握住了蔡居诚佯装要打他的手。

  那张俊脸极速放大。
 
  “唔……邱居新你干什么?”

   以吻封缄。

   唇齿交接,情意渐浓。
 
“师兄不讨厌我吧。”邱居新轻轻的吻着蔡居诚的耳侧。

  “胡说……我……”蔡居诚面色绯红“你这个登徒子……我……哼。”

  “没事,我可以慢慢等……”邱居新突然笑了,“师兄这么好的人,哪能这么容易就追到手呢?”

   寒冰消融,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暖人的温度。

  蔡居诚看着那笑容,有点发愣。

“谁便你。”蔡居诚扭过头,“看你表现吧。”

  暖风拂来,吹起桃花两只,带走了愁丝的黏腻扰人。

  所谓情丝漫漫

  亦如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  甜在身边,怎么挥也挥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萧·ç‹—头军师·å±…棠:不容易啊,我做这么多铺垫,嗯嗯师兄终于给力一次了。

蔡居诚:……果然,邱居新,你给我打他。

邱居新:嗯。

萧·è¢«å–了·å±…棠:???????